????“比传来的消息早了两天,好一招瞒天过海!大鹏明王果然是大鹏明王!不过会轻易被含有异心的僧众拖住十几天时间,察布鸠笈多寿数只怕是剩余不多了吧!”

????商青娥冷笑一声,飞升向上,站在木兮塔顶,同时吩咐道:“你们各归其位!碧瑶,你带张小子去十二月令中的‘残冬’位置镇守,然后入主‘天中’!”

????其余归妙庵等人早有安排,分别镇守“一元四时”里的四时。商青娥坐镇“木兮”塔顶,坐镇“一元”。

????“各山弟子诸位真人各归其位!咱们五派,今天就同大鹏明王碰上一碰!”

????声音传扬开去。

????话语中仿佛有种振奋人心的力量,漫山遍野轰然应是,本来显得有些满乱的场景,变得有条不紊,安定下来。

????水碧瑶带着张焚,御剑飞到春明山正北方位,扬声吩咐道:“狄映寒、鄂菁菁两人何在。”

????早已到位的修士当中飞出两名女子,正是张焚认识的狄、鄂两名执事。

????“苦潮真人不克分身,‘残冬’位改由刳山宗张师侄镇守。张师侄对大阵变化还不熟悉,你二人悉心辅佐。如有差池,唯你二人是问!”

????“谨遵掌教真人谕令!”狄、鄂两女齐齐下拜。

????水碧瑶匆匆挥手,转向张焚吩咐一句:“有什么不懂的你问她们,记住镇守大阵节点,其余顺势而为,便可无碍!”说完,剑光冲天,急急离去。

????春明门的护山大阵“春云明光生灭两相神魔阵”,半由山形水势,半由人工布置。平时大阵自行运转,只需要极少人员操纵。遇到重大事件,遭受强力攻击时候,大量的修真者融入进去,加强阵法,威力比平时又自不同。

????“一元四时十二月令”虽然并称。不过看过诸天星罗殿里石纹,张焚自然明白,现在早已不是“九门七杀”的时代。“一元四时十二月令”也只在名义上平等。

????“一元”是全阵中枢,“四时”分别统御四面布局。至于“十二月令”,除了“天中”位置特殊,隐约为“一元”备份,辅助“一元”总览全局之外。其余十一个位置其实没多少发挥余地。

????归属阵图“残冬”方位,已有超过百名修士,各就各位,开始向护山大阵提供支持。张焚的主要工作,就是疏导元气,维持大阵运转。

????诸天星罗殿里,太多东西涉及原理,想弄明白不太容易。实际操作起来,依葫芦画瓢,顺势而为却是不难。在狄映寒、鄂菁菁帮助下,张焚很快进入角色。

????源源不断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,他身体一震,按照阵法要求,运转“残冬剑诀”疏导整理。经过整理以后,带上寂灭、凋零等绝灭气息的大量灵气,又向着更上一级的“冬令剑主”位置汇聚。

????张焚神念延伸,与那边承接的人神念一碰,熟悉感觉油然而生。那边出任“冬令剑主”,总管孟冬、畅月、残冬三方的,竟然就是“血雨”归妙庵。同时,另外孟冬、畅月两个方位上镇守真人的神念,也隐隐察觉得到。

????“一个是河汉真人,另外一位…

????…”张焚略作思索:“另外一位神识隐约有雷电之像,想必是风雷观云雷真人了!”

????无数灵气,数千修士的真元联结成为一体,渐渐被大阵熔炼。一个周天之后,灵气不复灵气,被打上类似个人特质,精神烙印的东西,成为类似真元的存在。

????每个人送出的真元,在离体的刹那,也不再仅仅是属于自身的真元。性质转化,变得和转化过后的灵气一般无二,难以区分。

????这种特殊类真元的存在,原本应该不能再被不同的修真者使用。可是身在大阵之中,连自己也成为“春云明光生灭两相神魔阵”的一部分,张焚感觉到,不止身体里,保存着自己特征的真元,外界这些阵法转化出的类似真元的能量,同样能够被他自由调用。

????龙山修士不断各归其位,“春云明光生灭两相神魔阵”变得更为圆转顺畅。

????涛生云灭,一道道强大无比的能量洪流汇聚一起,被阵法压缩、精炼,变成更高能级的存在。借助护山大阵,每一个加入阵中的修真者,都被联结成为一体。

????无远弗至,无边广大,全幅心神沉浸进去。只有修为较高,驻守少数节点的高手,才能保持自主思考能力。

????“厉害!”张焚心中暗呼,一边开启了小助手护持心神的能力,放心大胆观察四周局势。

????天空上倒扣下来的琉璃光罩变得越发稳定,不断撞击的十八名番僧,攻击接触护罩,已经引不起颜色变化。只轻微一阵涟漪,头顶护罩旋即恢复正常。

????忽然,天边一声钟响。

????十八名金光缠绕的番僧停止撞击,分作两列,双手合十,同时口宣佛号。

????“阿弥陀佛!”

????宏达的声音回荡消失,天际线上,一缕彩光飘荡。梵音响起。起初只是若有若无,很快,梵唱的声音变得嘹亮,天边飘荡的彩光,也变得盛大明亮,光彩照人。

????七彩宝光,梵音大盛。

????东北天空上,经幡林立,一群数百名的番僧,簇拥着一辆由十二头身型巨大,毛发异常旺盛的黑拉着的豪华辇车,悬浮空中,飞行做过。

????霎时间,佛光万道,焚音如海。强烈的佛光、梵音传扬到春明山上。刚才十八番僧久久撞破不了的阵法光罩,流转变薄,竟然开始出现融化消失的迹象。

????心神联结一体,变得无惧无畏的修真者们,好像突然找回自我,心中恐惧、担忧一起回归,同时放大。在声声入耳的梵音当中,各种心事变得鲜活、紧急。

????念头纷至沓来,本来各就各位,准备完全的龙山修士又变得混乱。

????“不行!我要回家!婵儿和小鑫还等着我!”一名来自艮离山的记名弟子大叫一声,擅自御剑飞起,带动周边修士一阵混乱。虽然随即就被坐镇“兰月”位置的新山真人反手镇压。

????造成影响不可避免!

????整座大阵,已经不复刚才的万众一心,众志成城。

????“法王光降,蔽山不胜荣幸,蓬荜生辉!”

????站在木兮塔顶,商青娥声音传遍全山。随着她暗中调动阵法力

????量,出现溶解消失迹象的地方得到补充。防御光罩重新变得厚实。

????当!当!当!

????春明山上,迎宾、聚仙两口大钟配合着响了起来。

????钟声里,散发出安定人心的力量。驻守在春明山上的龙山修士,重新安静下来。

????七宝飞辇中,飞出一名光头赤脚,只穿着一身最简单的僧袍的白衣僧人。

????看他相貌,大约也只像普通中年偏老形象,并不显得十分老迈。可是身上陈腐朽坏气息已经压制不住。隔着数十上百公里远,张焚仍旧能够,清楚“闻”出他身上寿元将尽的味道。

????大鹏明王的衰老,已经到了掩饰不住的地步。

????尽管行将腐朽,仍然没有人敢于轻视,这位镇压嘎煞沙门山,乃至附近龙山、流花河几个大区,长达数百年的老僧。

????每一举一动,举手投足,都宛如挟山超海,有着天地之重!

????随着他步下辇车,走动向前,天上地下,数千修士目光一起聚集。

????走到随他而来的番僧最前方,大鹏明王举手示意,身后梵音顿时停止。

????天地一片寂静。

????呼呼风声中,只听他与商青娥两人对答。

????“贫僧远道而来,竟被拒之门外,青娥你就是这样招待老朋友的吗?”

????“法王一点不‘贫’,朋友更说不上。老身……呵呵,在法王面前,本座不敢称一声‘老’。严格说起,法王你是我们所有人的老前辈。光降蔽山,本座不胜荣幸!不过……

????“法王神威,本座亲眼见过。若是没有护山大阵作为依靠,本门岂不是毫无抗力,任人宰割,任由法王予取予求?若是前辈打定主意要作恶客,本座也只好得罪,将法王拒之门外了!”

????“阿弥陀佛!善哉!善哉!”大鹏明王略为显老的脸上露出慈祥神色,口宣佛号,一股充满悲天悯人的大慈悲意境扑面而来。

????“青娥何出此言?贫僧何时算得上是‘恶’?贫僧正为化解大雪山与龙山之间隔阂而来。青娥成见如此之深,足以见得贫僧此行必要!

????“想我扎不什嘉秧伦措寺,统领嘎煞沙门千山万寺。而龙山五派,同样领袖龙山。双方治下,各有万千修士,亿兆黎民。可惜,绵延数百年,冲突纷争不断……”

????察布鸠笈多双掌合十,娓娓道来。

????起初不觉得什么,听了一小段,张焚心中竟然也升起双方签订盟约,休兵罢战,不是也很好的念头来。

????他现在神识跟随身体壮大,精神修为已经颇强。念头升起,不用小助手提醒,已经自行警觉:“老和尚厉害!”

????比起春明门蛊惑人心的手段,大鹏明王毫不逊色。

????商青娥尚且要依仗“春云明光生灭两相神魔阵”,以及春明山上各种布置才能做到。察布鸠笈多却仅凭他自己,双掌合十,慢慢分说,就能将人说服,改变心意。

????不得不说,高下立判!

????张焚抬眼望去,视线所及,春明山上的修真者们,无不露出信服神色,脸上深以为然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多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uokanxiaoshuo.com/11_96546/168/